Saturday, May 26, 2018

第一次乘坐Uber共享交通車

早就聽說乘坐Uber比乘坐出租汽車方便又便宜,雖然比公共交通車貴,畢竟你不必走到特定的車站,也不必轉換等候。而且到處看見Uber打廣告,宣稱第一次乘坐會給你優惠,$15美元之內免費。

上周三中午我們需要乘坐飛機去南加州,本想找個朋友送一下,但是發覺時間對別人不方便,於是決定試試Uber。我下載了Uber的App,用個人的手機號碼建立了個人帳戶,試一下去機場的價格,早晨贵些,中午便宜,都在$15之內,可是到處找不到$15的減價優惠。

莫非我在付款方式那裡加上一個信用卡,就可以看見優惠?好吧,試一試。不靈!但我倒是可以用Uber App了,只是得不到那個優惠。我發現我如果介紹朋友加入Uber,那麼我可以得到$5優惠,我的朋友也可以得到優惠。

到處找Uber的客戶服務電話,搜索網上,沒有!為甚麼呢,他們指示我必須進入App,在我的帳戶頁面,應該有個報告問題的鏈接。可我沒有,原來我必須願意駕車接送別人,才能夠連繫上Uber的客戶服務。真差勁,這還叫作新科技,大膽不理會非駕駛的客戶投訴,知道你拿他沒辦法。

回頭找那個Uber廣告。嗯,你如果從廣告頁面進去,就得到一個Promo Code。好吧,我试图把這個優惠碼加在我的帳號裡,不行,加的時候得到出錯信息,說這個電話號碼已經用過了!可是我還沒有開始上路啊,反正不行。

好吧,讓我先生試試從廣告頁面進去,建立一個他的帳戶看看?一切順利,在帳戶的付款方法那裡看到$15優惠,並且到機場的估價成為$0,真的可以免費!好吧,就用我先生的Uber來叫第一次車!

提前半小時,我們很興奮地開始叫車。一共有三個選擇,其中兩個都是$0,先選第一個$0去機場。不行,要求加一個信用卡付款時用!咦?滿以為有了優惠折扣就先不必忙著加其它付款方式了。

好吧,把我那張信用卡加在我先生的帳號裡,看看如何。不行,加到最後得到一個出錯信息,但並沒有指出是甚麼錯誤—也難怪,添加信用卡時沒有問名字,大概是指望用我先生的名字得到另外一張信用卡吧?

難道Uber不容許客戶共用信用卡?可Uber帳號裡面容許你添加家人朋友的姓名,也容許你建立家庭,把你的交通狀況通知家人,以及為你的家人付款啊!最糟糕的是,你無法刪除已經輸入的信用卡資料,只能添加新卡。

我先生以為信用卡沒加成,可是回頭看看,似乎加好了。試試叫車,兩個$0選項都不好用,只有第三個好用。那有甚麼用啊?算了,還是用我的Uber帳號叫車。

我看見的是$8.88,但實際叫的時候是$9.98,莫非有手續費?沒看見$1.10 額外付款的說明。我的手機上得到來車的型號,車牌,司機姓名和介紹,清清楚楚,從司機姓名你可以猜到是位墨西哥人。然後我們得到一個短信,我們將要和另外一位拼車,希望我們能走到旁邊另一個十字路口去等車。

走到指定的路口,其實那輛車已等在那裡,只是我們並不知道那輛車就是,幾分鐘後到了確定的時間,那輛車才從馬路對面過來。難道等車能賺$1.10?

車上果然有另外一位客人,那人沒和我們打招呼。車子嚴格按照Uber預先指示的路線去機場,而不是按我們平時去機場的最近路線。我試圖和司機搭話閒談,問他Uber生意是否好經營,但他似乎並不打算多說話。他手機上用的好像就是Google的導航器。

下次也許試試另一家共享汽車。根據Lyft的廣告,前面10次乘車,每次都可以享受$5 折扣。

Wednesday, May 23, 2018

Sunday, May 20, 2018

尚待建立:遵行主道的偉大美國

川普的競選口號是「讓美國重新偉大」,Make America Great Again。這句話的意思是說,美國從前曾經很偉大,現在有許多問題需要解決,才能恢復原來的偉大。

我們恐怕都聽過,華人教會有個「美國回歸真神」的禱告運動,最初是由眾人所尊敬的王永信牧師發起。「歸回」標題也是假定美國曾經敬畏神、遵守基督的道,後來隨著世俗人文主義的興起,才漸漸遠離了神。

我一點不否定美國回歸真神的必要。不過,查看美國的歷史,從廢除奴隸制、解放黑奴,到平權運動,你能夠指出哪一段時期最敬畏神、最遵從基督、現在值得歸回呢?用聖經來為奴隸制度辯護,為種族隔離辯護等等,基督徒沒有走在前面,每一步都阻力重重。直到現在,黑人白人仍處於隔離和不平等的關係中。

有個提倡平等正義的非牟利組織Equal Justice Initiative (EJI),經過好幾年的努力,最近在早先關押黑奴的一個大倉庫成功開辦了一間歷史遺跡博物館,淋漓盡致地展現了19世紀中葉白人基督徒的罪惡,是他們自己不提的。對於美國黑人來說,一點都談不上國家曾有甚麼最敬畏神的時期。

今天在Christian Century四月號看見一篇社論,Still separate and unequal,其中提到歷史著名的Kerner Commission(1968年約翰遜總統委託Kerner調查1967年的民事動亂)。調查的結論:「美國實際上有兩個社會—一個黑人社會,一個白人社會,互相隔離而不平等。」

為甚麼會有隔離和不平等呢?報告直率地說:「是白人制度建立起來的,是白人制度維護了這個不平等,而白人社會縱容了這一切。」Kerner委員會建議如何解決呢?聯邦政府採取廣泛的行動,從財政上支持以減少種族歧視為目的的一切舉措,以便減少隨著這些歧視而來的收入、教育、求職、經濟機會的差別。

當年為了1968年的那個調查報告,執筆人Kerner州長遭到了政治迫害。今年,Kerner的年度報告指出一個嚴肅的事實:黑人的失業率繼續是白人失業率的兩倍,黑人買房率從1968年以來基本未變,黑人與白人薪資收入的差別也基本未變,而現在非裔被關進監獄的比率是1968年的三倍。

進步的地方:非裔接受教育、找到好工作、政治參與、和經濟地位提高的機會比1968年大大提高了,甚至有一位黑人當選了8年的美國總統。但總的來說,美國仍然有兩個社會—一個黑人社會,一個白人社會,而且互相隔離而不平等。

靠聯邦政府推行政策來改進,很多人會說沒有用,不然為甚麼50年來進步不大呢?但從另一個角度,那些政策的確有用。投資在教育、在醫療保健、在就業培訓、在住房、在低收入補貼上的確攤平了一些財富和機會,無論黑人還是白人,從1960年代之後,貧困率的確大大下降了。

只不過很多政客們對於這些政策並不熱衷,幾十年來常常有政治領袖推動向後退的情形。上次我聽見一位基督徒朋友把那些政策稱為「打富濟貧」。嗯,你希望美國偉大,豈能不考慮神的憐憫心腸!我們都屬於幸運,美國的華人信徒大多屬於小康階級,但我們真的該轉向真神了。

Friday, May 18, 2018

關於計算「世界末日」的幽默

去年我曾經寫過一篇讀經筆記,關於「世界的末了」其實恐怕應該理解為「這世代的終結」,或叫作舊的世代與彌賽亞的新世代交替時。

希伯來書九章26節提到基督「在這末世顯現一次,把自己獻為祭,好除掉罪」等等,可見新約作者認為末世已經到,基督的國已經從耶穌復活時開始了。末世並不是我們想像的將來有大災難的時候,我們現在用一個「已然—未然」的概念來描述目前的時代,也就是新世代已經開始,舊世代尚未結束。

這樣一來,很多「世界末日」的構想就成了荒唐解經,比如那個Left Behind的系列小說,純屬幻想,不要當成聖經教導才好。

有一個人Mathieu Jean-Marc Rodrigue,媒體稱他為consipiracy theorist,意思他專門散布陰謀論。這人預言2018年世界末日將到,不知是怎麼算出來的,據說是6月18日那天--距今只有一個月。

不曉得有多少基督徒會買他的帳,不過嘲笑的人也有。有一個人故意說是算錯了,不會是6月18日,影響你夏天度假安排,而應該是10月1日,過不上感恩節和聖誕節了。哈哈!幽默一下。

你看:耶穌死於主後33年,把33乘66(我們新教聖經的書卷數目),等於2178。

然後你把現在小麥的價錢(每蒲式耳$5.105美金)乘以馬太福音書中耶穌講的比喻數目23,我們得到117.415。四捨五入以後,117不簡單,每位數加起來,1+1+7=9,把它一開方成了3,三一真神的總數目!

然後你把先算出來的2178減去117,剩下2061。你把最後兩位數調換一下,就成了2016,川普當選那年--這就標誌了大患難的開始。

從2016年11月9日當選開始算,事情變得一清二楚:聖經中有多少節經文?新教聖經有31,102節,除以美國總統的總數45,結果是691。這就是從川普當選,直到世界末了的天數。於是2018年10月1日就是了。

怎知這天是神所啟示的呢?10/1/2018每位數加起來,1+0+1+2+0+1+8=13。13很神奇,一位神有三個位格,這不是神所啟示的日期嗎?

-- 上面這一套看起來很好笑,但我見過有一些靈恩佈道家就喜歡這樣做--把不相干的事情扯在一起,頓時奇妙無比--聽眾當中不會有人去調查核對的,大家都表示讚美主。

Tuesday, May 15, 2018

需要改變的六項教會傳統

我指的是美國福音派教會,接受前輩留下來的傳統,從來不加反思。本文內容取自Josh Daffern博士寫的文章。他既到非洲作過宣教士,又作過學生工作,現在是MTV教會的牧師。

下面六項傳統,你查看一下,是否應該改變?

1. 同意神的道,而不是順服神的道。我們不知道從何時開始,假定頭腦中同意真理就夠了。我們非常善於同意聖經,美國人相信聖經!至於順服,那就是另外一碼事了。耶穌說「…凡聽了我這些話而不去做的,好比一個無知的人把房子蓋在沙土上。」能想出例子來吧?我們所敬拜的神那麼注重公平和社會公義,咱們也都表示同意,卻不行動。

2. 接受門徒培訓,而不去使別人作門徒。耶穌要跟隨祂的人去使萬民作祂的門徒,而現代的美國基督徒卻注重在頭腦中積累知識。甚麼都懂,教會卻不增長。

3. 看見問題就退場跑掉,而不是迎面解決,發起改革。耶穌講一個浪子回頭的故事,父親歡迎浪子回家,表現出天父心腸,而哥哥遠離浪子,批評指責。福音派教會對於對於婚姻失敗人士,或成癮人士,或對於無家可歸的流浪人士,大都選擇遠離,而不是對他們伸出援手。

4. 論斷世人,而不是愛他們。論斷別人的性取向是故意選擇,貧窮乞討是懶惰等等。苛責他們,不想了解他們的困難,把他們拒之門外。

5. 對待不同宗派的弟兄姊妹,堅持教義不妥協,強調正確的神學,而不是慶賀主內相通。難怪主內不能團結合一。

6. 雖然相信死後會進入永恆,生活卻好像沒有永恆這碼事。我們花費時間、精力、資源在我們自己身上,我們的快樂和舒適都在與永恆無關的東西上,完全忘記主耶穌「要積攢財寶在天上,不要積攢財寶在地上」的教導。

Sunday, May 13, 2018

挑戰:福音消除種族隔閡

Soong-Chan Rah博士是坐落在芝加哥的基督教北園大學教授,教的是「教會增長與福音主義」,專門分析教會在大都市多族文化城區中的增長。

Rah教授自己出生在一個貧窮的朝鮮移民家庭,在治安很差、種族關係緊張的城區長大。後來父親離棄了家庭,母親要做兩份工來養家。經過努力學習,Rah教授從長青藤學府畢業,又接受了高度的神學裝備。

在神學院學習的時候,班上的同學全都是白人。他們討論貧困問題,那些同學隨意貶損接受社會補助的人群,影射他們是利用別人的慷慨,白拿福利,那些單親媽媽接受食品補助是剝削政府等等,Rah聽見簡直不知說甚麼好—保守的福音派小康文化,沒有人真正認識和了解其它階層的人。

他很想說說母親每天如何工作20個小時—10個小時在三明治店,接下去在老人院做護理10小時,自己小時候經常飢腸轆轆,空蕩蕩的冰箱裡沒什麼吃的--那些政府補助的食品券,以及學校給低收入家庭孩子提供的免費午餐--當時是多麼重要。

美國雖然有不同族裔共存,生活卻基本上是分開的—白人親密接觸的親朋好友90%都是白人,他們對「別人」存著偏見。其實華人也差不多,外族人很難打進我們的教會圈子吧!

說到教會的傳福音,華人教會基本上是傳給同文化的群體。有個專門名詞叫作「同類原則」即homogenous unit principle,就是鼓勵同族群的人建立教會和發展自己的教會,是廣傳福音的最有效策略。據說馬鞍峰教會就是按同類原則推廣增長的,他們推廣目標主要是教育程度比較高、中上階層的白人--教會發展雖快,信徒並不會了解體諒其他族群。

照說各族群都有基督教會,都信同一位主,就會消除隔閡,促進緩解彼此的緊張關係吧?就美國教會現狀來看,可惜看不出有這樣的果效。Rah教授致力於建立多族裔融合的教會—接納不同地方來的移民,因為福音派教會資源豐富,可以分享,與其它族裔隔離是不必要的。

不是沒有過這方面的努力。Rah教授說,在1880年代,有一位白人牧師與一位黑人牧師合作建立教會,宣告基督徒合一的信息,吸引了很多白人、黑人。Warner牧師帶領了一場Church of God運動,美國各地興起了不少黑白種族融合的教會。

可惜過了20年,黑人白人又開始分開,據說在1912年的Church of God年會上,白人領袖正式鼓勵黑人領袖另外組織年會,因為有些白人不願參加有那麼多黑人出席的大會!

在1990年代的Promise Keepers(PK)運動是另外一次種族和好的嘗試。黑人福音派領袖John Perkins起來號召,與福音派大學校園組織InterVarsity Christian Fellowship,還有「芝加哥都市種族和好CURE」等等機構,一同大力發起種族和好的福音倡議。

從1991年成立到1997年,參與PK的黑人弟兄多達30%。根據今日基督教1996年的報道,PK宣講跨越種族的愛,實現了一個真正的突破:靈恩派的神召會與保守的浸信會和好,來自歐洲的白人族裔與來自非洲的黑人族裔互相擁抱。PK大會上最感人的是,領會者邀請黑人弟兄上前,所有的白人為他們起立歡呼。

可惜,單薄的姿態不能代替嚴正對待歷史上和制度上的不平等。眼淚、擁抱、說「對不起」是良好的開端,但是對於非裔來說,個人心意的轉變並不比制度架構的改造更重要。PK和好的信息很快就不那麼流行了,它的白人領袖Bill McCartney後來承認,40%的人對「和好」主題的反映是負面的,後來的大會參加人數就大幅度減少了。

Friday, May 11, 2018

更新擴展福音的信息

最需要福音的人是窮乏人、受欺壓無處訴苦的人、心靈破碎的人等等。面對無家無業孤單殘疾、被拐賣掉進火坑的女孩、或家裡遇到患難不幸的人,我們能不能對他們解說四個屬靈定律了事?--上帝對你有個美好的計劃,可是因為你犯了罪,就不能享受上帝的計劃,...你只要禱告,將來就必進天堂...?


Lisa Sharon Harper雖然尚未受到按立,卻是深有聖靈恩膏的基督徒領袖。她在講演中講到美國南方錢幣上印的奴隸。她解釋了創世記第一章,起初神創造的一切都是「好的」,而在希伯來人眼中,「好」主要是指總體關係滿意、和諧、美好,不是指個體本性完美。這和華人的理解差不多,對嗎?

罪進入世界,破壞了一切的關係:與神的關係、彼此的人際關係、與自然環境的關係等等。耶穌救贖的是這一切破壞的關係...我們傳福音的人需要有行動來參與關係的修復。到了該徹底更新福音信息的時代了。